城市发展-该企业在清远的集成家居生产基地一期项目于2017年投产-广州新闻直播

  • 时间:

bwipo冠军

上述歐派家居便是一個典型例子。該企業在清遠的集成家居生產基地一期項目於2017年投產,2018年已實現13億產值和2400萬元稅收。同時,正在建設中的二期項目,將於今年9月份投產,屆時產值及稅收還將提升,共計將創造一萬個就業崗位。

惠州華星光電總經理陳盛中介紹,僅用一年時間,華星光電團隊就把仲愷一片水田、林地變成了一座現代化的智能工廠。

不過,該企業更為引入矚目的身份是,廣汽集團關鍵零部件供應商,也是菲亞特、東風日產等車企的供應商或合作夥伴,並且是行業中民營企業的前五強。

對於這些企業來說,選擇清遠並非沒有原因。王南海說,一方面是成本優勢,與廣州相比,清遠在土地、勞動力等方面具有突出優勢,使得企業在擴大規模或轉型升級時,能將珍貴而有限的資金用到人才、設備等「刀刃上」。並且,清遠毗鄰廣州,以廣州為研發和銷售總部,清遠為生產基地的模式,能夠同時享受兩地優勢,助力企業更好發展。

上述場景並非出現在轉型升級、創新驅動突出的珠三角,而是在廣東清遠,一個欠發達山區城市。不過,當地之所以能快速崛起經濟新動能,主要還是得益於毗鄰廣州,獲得輻射帶動,上述案例便均是廣州企業在清遠投資建立的子公司。

清遠屬於欠發達地區。2018年,該市GDP為1565億元,這在廣東21個城市中排名第14位。按照廣東區域協調思路,清遠亟待提振發展,而毗鄰廣州成為它最顯著的機遇。

值得注意的是,與過去簡單的產業轉移不同,歐派家居的清遠項目是一座高度智能化的生產基地。在現場看到,龐大的車間里,各式機器設備的密度並不低於工人,產品從開料、打孔、封邊,諸多環節交由「電腦」掌控,效率極高。

華星光電這樣的案例,是深圳產業溢出的一個縮影。2018年8月,仲愷高新區管委會副主任扈偉在一個訪談中介紹,高新區從2011年開始用了深圳這麼一個主戰場,在招商項目庫裏面103家,有87家都是深圳的企業,都是從深圳引來的。2016年的市委十屆九次全會中,作為大灣區城市的惠州就提出:全面對標深圳,主動接受深圳的輻射帶動。

各方各級力量推動之下,廣州對口幫扶清遠、廣清一體化已探索數年,這為未來進一步的協同帶動發展奠定基礎。從調研看,兩市在產業共建層面已有突破,作為重要載體的廣州(清遠)產業轉移工業園,近年成為兩市力推的重點,至今已累計簽約179個項目,計劃總投資900多億元,其中來自廣州的企業項目146個,為清遠發展注入可觀的新動能。

另一方面,政府「搭台」也很關鍵,包括政策扶持和創造的諸多便利。王南海舉了一個例子,該企業進入清遠,不到一個月就辦齊建設手續,工廠半年即建成。

立足於大項目引領,兩市的分工和聯動發展自然產生。以上述項目為例,利用深圳的一條生產線做新產品和新技術驗證,從產品抽檢上實現品質預警,提前攔截問題,惠州華星則利用規模優勢,推進量產。兩地分工合作,提高生產效率。

這樣一家企業給惠州帶來的,不只是布局和完善產業鏈的機遇,還有實實在在的就業機會。在惠州華星光電的園區外,見到了好幾處招聘技能人才的橫幅,其中一條橫幅寫道:推薦10人,6000元;推薦100人,6萬元。該公司人力資源負責人說,惠州這邊總共已有約4000人,並還在持續擴張中。

這是TCL模組整機一體化項目的一個子項目。2009年,TCL斥資上馬華星光電,依靠自主創新建成中國首條高世代面板線,打破了日韓企業在半導體面板製造領域的長期壟斷。

無論是從官方規劃還是從民間的往來情況來看,深圳、東莞、惠州三座城市早已形成了密切關聯。在2018年的深莞惠經濟圈(3+2)黨政主要領導第十一次聯席會議上,深莞惠三地提出在臨深區域共同打造區域協同發展試驗區。今年發佈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則提出,深圳要發揮作為經濟特區、全國性經濟中心城市和國家創新型城市的引領作用。

「我們投入巨資引入全球一流設備,不斷集成和優化,並通過軟硬件融合應用,最終實現柔性製造。」歐派家居清遠生產基地負責人王剛說,未來智能製造還將覆蓋更多環節。

「我們跟其他一些工廠的區別在於,從年頭到年尾沒有淡季和旺季之分,機器24小時開機,幾乎每天都有技術工人被招聘進來。」該負責人表示。

深圳大學中國經濟特區研究中心副主任袁易明表示,深圳大企業溢出到周邊城市,這是一種有效轉移、不可阻擋的趨勢,也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一個具體體現,空間資源要素自然流動,不同的城市共同發展,形成整個區域的綜合競爭力。

「未來還將進一步重點優化營商環境,包括繼續完善兩市協同機制,深入破解行政壁壘。」廣清園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胡志軍說,目前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成為廣州進一步帶動清遠發展的重要契機,為此兩市已提出要攜手共建廣清特別合作試驗區。

隨着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全面推進,作為中心城市、核心引擎,廣深正進一步發揮「極點帶動」作用,但與過去不同的是,除產業層面外,協同機制完善、營商環境對接成為更突出重點。受訪人士說,由此才能打破行政壁壘,實現市場一體化,推動資源要素自由流動,讓企業有更大空間進行轉型布局,更好享受廣深資源優勢和后發地區成本優勢,從而推動區域協調發展。

如果說歐派為清遠帶去的是高水平的生產方式和能力,那麼廣州富強實業集團則直接從產品層面增強了該市的產業競爭力。該集團旗下的清遠富強汽車部件有限公司,是廣州(清遠)產業轉移工業園首家引入、首家建設、首家累計稅收超過5000萬的企業。

富強的落戶,也使得清遠得以進一步搭上汽車工業轉型升級的快車。據悉,近年該企業投入大量資金研發適用於新能源汽車的輕量化、高性能零部件,目前正在試產,而未來規模可期,該企業總經理王南海說:「未來三五年,我們接到的訂單已經三四億了。」

這不僅是市場作用的結果,更在於政府引導推動和創造條件。近年,廣州不斷加快與清遠一體化發展,重點建設廣州(清遠)產業轉移工業園,作為兩市產業共建載體,吸引諸多廣州企業相繼落子,為清遠發展注入了充沛動力。與此同時,廣東另一一線城市深圳,近年也逐步加大對周邊城市的輻射帶動,鄰市惠州同樣受益匪淺。

7月中旬,定製傢具廠商歐派家居陷入繁忙,但依託高度智能化的車間,柔性製造使得生產效率大幅提高;同一時間,富強實業正試產契合未來汽車需求的輕量化、高性能汽車零部件,近年該企業為此投入了大量研發資金,如今創新初見成效,訂單開始湧來。

深圳帶動效應也不俗。在惠州仲愷高新區,華星光電高世代模組項目二期工程動工儀式不久前剛剛舉行。到2021年建設完成時,這個總投資96億元、總建築面積60萬平方米的惠州華星光電高世代模組項目將達到設計產能年產面板6000萬片。

深圳外溢:大項目跨市布局加快產業聯動

截至今年5月,惠州華星光電累計總投資45.6億元,達到月生產液晶面板310萬片的能力。「等到產業園的項目全部建成后,將成為全球最大、最先進的模組整機一體化智能製造產業園」。

不僅如此,通過這一項目,惠州仲愷還吸引了旭硝子顯示玻璃、江豐電子、LG化學等上下游企業落戶。目前,深惠正在形成新型平板顯示的產業高地。

這得益於廣州在帶動清遠發展過程中,與產業共建配套的協同機制和營商環境對接。具體而言,廣州派出一支數十人的骨幹團隊,主導廣州(清遠)產業轉移工業園開發,清遠向其授權67項市級行政審批權限。藉此,一系列對標廣州的營商環境改革在此迅速推開,「一站式」政務服務、領先的建設工程審批效率先後實現,成為當地競爭力優勢。

2016年11月,華星光電G11項目在深圳光明新區開工建設,總投資538億元,這創下深圳建市以來工業投資項目紀錄。從2017年開始,該項目外溢到與深圳鄰近的惠州。

廣州援建:政府「搭台」引導資源注入

今日关键词:迪士尼票价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