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曹舟-曹舟南为蓝绿双城“抓”到了坚定的战略方向-徽县新闻

  • 时间:

CBA裁判漏判

至於藍綠雙城的共建模式是否是房地產行業下半場的最優解?曹舟南也直言,在今年1月份藍綠雙城的第一次亮相時,他心中滿是忐忑,但遠超出他預期的公司發展進度給了他信心。截至目前,藍綠雙城簽約項目30個,規劃建築面積超過1000萬平方米,可售貨值超過800億元,儲備項目超過 300 個。

曹舟南進一步直言,「以我在這個行業多年的理解和直覺判斷,未來幾年,如果擠掉投資需求,中國新房市場實際交易額將降至5萬億元。中國的城市化上半場是以房地產為主體推進城市建設,但下半場有一點我們很清楚,就是要老老實實做居住工程的配套,這是一個根本性變化。」

曹舟南表示,「共建」的四項原則會寫進雙方合同里,藍綠雙城對投資人、委託方的態度是包盈包虧,「根據項目的增值部分分成,只要完成合同設定的盈利目標,我們就要按照利潤分成,如果完不成,那麼開發期間的費用由我們承擔。」

更值得關注的是,創建藍綠雙城之時,曹舟南就對應將來輕資產、科技型上市的各項要求而組建公司架構,「有很多大的戰略投資機構始終在跟着我們,我們爭取早點上市」。

無獨有偶,「品質」、「服務社會」、「責任」這些詞也是曹舟南接受媒體採訪時,講出的高頻詞,這或許源於接班宋衛平的情懷,但這批老綠城人身上,多多少少帶着綠城企業文化的基因。

以共建模式擴張規模據曹舟南向《證券日報》記者介紹,「共建」主要包括四種類型:小股操盤、融資代建、純代建、合作開發,基本原則是「價值創造、利潤兜底、售價對賭、超額分成」,目標是在投資和開發分離的趨勢下,採用新的商業模式,解決產品和服務的品質問題,化解規模增長矛盾,理順開發主體權責利關係。

從目前布局的業務來看,藍綠雙城「物理開發+數字開發」的雙開發模式包含了塑造未來社區、TOD2.0、青年創業公寓、新型養老公寓和小微綜合體等創新業態。

時至11月1日,曹舟南一手創立的藍綠雙城已經一周歲。如同一個孩子,抓周的時刻或許暗示着未來的人生方向。經過一年多時間里的不斷試水、成長和積淀,曹舟南為藍綠雙城「抓」到了堅定的戰略方向,即其首創的共建模式。

不得不說,這種合同簽的大胆,卻也是破舊立新的嘗試。

從綠城的1800萬元年薪到現在的100萬元年薪,從拒絕某房企開出5000萬元年薪的誘惑,到拿別墅房本抵押籌錢創業,曹舟南的這一年多時間,不易亦暢快。

「爭取早點上市」值得一提的是,前幾日,陽光城集團執行副總裁吳建斌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國房地產市場的下半場,是增量市場向存量市場轉化的階段。在這個階段,開發商仍有機會,但核心競爭力是品質。

「中國房地產發展的30多年,開發商賺了多少錢?造就了多少億萬富翁?但真正賣給客戶自住的,據我判斷不到一半,另一半多用於投資。去年中國一手房交易量遠超14萬億元,如果砍掉一半投資的7萬億元,其中的水分,你們懂的,所以我非常支持中央調控。」

對於投資標的的選擇,之前曹舟南曾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藍綠雙城的合作方中60%都是原來合作過的,並且許多項目都是原來的合作方找上門的。

從房子成為商品時起,月入二三百元的工廠女工擁有了買房的可能性,13億中國人就開始滋生「居者有其屋」的夢想。經過多年的發展,中國擁有了眾多開發商,2018年全國商品房成交額逼近15萬億元,這是一個巨大的經濟體量。但快速崛起的房地產行業發展至今,「蒙眼狂奔」時代已經過去,下半場來臨之際,需要用新的商業模式去開創「居者優其屋」的時代。

至於現在,曹舟南的投資思路更加清晰了。他向媒體表示,「第一,談得比較多的是城投公司,採取控股合作或全部拿下,我認為這樣的投資風險相對小一點;第二,現在很多政府部門都希望我們投資拿地,基於市場變化,我們也比較簡單粗暴,就是先購地,但說話要算數,購地價格說清楚,加溢價就不要了;第三,特殊品類,比如TOD項目和一些未來社區項目,但很多東西還需要深化。」

事實上,藍綠雙城發展至今,時日尚短。今年5月份,藍綠雙城首次進入招拍掛市場拿地,而其在此前較長一段時間內一直專註于存量項目。

曹舟南對記者表示,在品質上,藍綠雙城要超越目前所有的房地產企業,包括綠城在內,「如果有一天很多人跟我說,藍綠雙城項目做的很爛,那我就不做了,可能有這麼多員工要養活,還會留個位數的項目,這是我的承諾。」

今日关键词:女学霸夺世界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