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间-关于国内共享办公两大巨头优客工场和氪空间的发展亦遭受质疑-五指山新闻

  • 时间:

广西发现天坑群

跌落神壇9月30日晚間,WeWork方面正式宣布,將撤迴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交的招股說明書。這意味着,8月14日才遞交招股書的WeWork短短兩月內便經歷了解僱創始人及其親友、估值暴跌,及至中止年內IPO計劃。

根據WeWork的預測,在全球280個目標城市的約2.55億個潛在會員中,總商機為3萬億美元。

對於國內一眾創立之初便立志對標甚至坦言不敢對標WeWork的門徒而言,曾經多麼光鮮,此刻就有多麼失落。

「共享辦公鼻祖」WeWork突然就跌落了神壇。

共享辦公企業的運營狀況一直是個謎。據招股書,WeWork近年來其實一直處於虧損狀態。2016年~2018年,WeWork營收分別為4.36億美元、8.86億美元和18.21億美元,分別凈虧損4.30億美元、9.33億美元和19.27億美元。今年上半年,WeWork營收是15.35億美元,但依然凈虧損9.04億美元。可供參照的是,2018年同期,其營收為7.64億美元,凈虧損7.23億美元。

國內投資機構經緯中國創始合伙人張穎9月25日評價WeWork時曾說:WeWork的負面蝴蝶效應會非常慘烈,對中國很多泡沫獨角獸公司的影響,會是致命的。

據《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此前報道,氪空間在今年元旦之前已經完成一次裁員,隨即公司宣布年會取消,年終獎亦化為泡影。對於赴美IPO,創始人兼董事長劉成城曾向記者表示「上市方面的計劃安排不便回應」,是不是要競爭「共享辦公第一股」,自己從未想過。而諸如「以高於市場價30%的價格向開發商拿項目」、「部分物業無法按時交租」、「企業內部貪腐」之類的傳聞,也一直令氪空間有些頭疼。

10月2日,惠譽將WeWork的信用評級下調兩檔至CCC+,評級展望負面,而就在前一天,WeWork剛剛宣布取消本次IPO計劃。

作為孫正義口中的「下一個阿里」,軟銀對WeWork一度給予厚望。從2017年8月~2019年初,軟銀及其願景基金向WeWork砸下了近百億美元,並非常自信地將其估值推至470億美元高度。要知道,WeWork自2010年成立以來至今年初的總融資金額是130億美元左右。

今年2月,有消息稱優客工場希望今年在納斯達克上市,尋求30億美元估值。不過到了7月,據彭博,優客工場將在2020年IPO,募資至多2億美元。企信寶資料顯示,自2015年成立以來,優客工場已經經歷了15輪融資。最近一次是今年4月,龍熙地產投資2億元。

自提交招股書以來,更確切說,是高速發展以來,外界對WeWork的質疑從未停止。有美國科技媒體甚至發文直指WeWork在招股書中提到了110次「科技」,但它並不是一家科技公司,而是一場「泡沫劇」。

2018年6月,潘石屹曾信誓旦旦稱2019年將分拆旗下共享辦公板塊SOHO3Q獨立上市,但如今他似乎沒有再在公開場合提過這件事。

WeWork在招股書中曾表示,「我們才剛剛開始」,但這次籌備許久的IPO,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與此同時,WeWork截至今年上半年的預收賬款達40億美元,是2017年末的8倍,但其將此歸因為「會員協議平均承諾期翻番」。

今年初,優客工場創始人毛大慶發文坦言,優客工場成立三年多來,質疑聲不斷。我本人經常聽到「二房東、咖啡涼了、孵化器不行」等等說法,就是沒有篤定的肯定。他表示,2019,屬於聯合辦公的闖關已然開始,屬於優客工場的闖關勢必會持續到來。

共享辦公市場已經非常擁擠,作為商業地產的衍生品,同所有的商業地產一樣,盈利是其終極目標。WeWork走到如今的尷尬境地,不知國內的門徒們此刻是怎樣的心情。

蝴蝶效應繼Uber之後,孫正義再次被共享經濟概念套牢。Uber和WeWork作為共享經濟行業的兩大獨角獸,孫正義相繼折戟,似乎令以投資精準見長的他有點掛不住面子。相比于Uber上市破發,這次WeWork中止上市對國內眾多艱難「活下去」的共享辦公企業來說,亦不亞於一場大震,畢竟「共享辦公鼻祖」的名號不是白冠的。

與此同時,關於國內共享辦公兩大巨頭優客工場和氪空間的發展亦遭受質疑。

從大環境看,據戴德梁行方面稱,在經濟形勢尚未出現回暖的背景下,預計未來一年中國大部分城市寫字樓市場租金可能會繼續面臨下行壓力。

今日关键词:高云翔庭审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