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一个-朱德说:着走到桌前拿出一封信交给了他-朝日新闻网

                                      • 时间:

                                      华为成立新公司

                                      第二天,總司令又叫警衛員借來了幾把鋤頭,和大家一起把地整好,撒下菜籽,又用腳踩了一陣子,澆了頭遍水,這才回去休息。此後,總司令每天都早起晚睡,細心察看菜地的情況。小苗出土后,總司令親自澆水,細心管理。

                                      近安朱德11月29日于晉洪洞戰地這封不足300字的求助信透出的懇切和無奈,令人讀後無法不為之感慨。戴與齡接到朱德的求助信后,立即給在儀隴的朱德兩位母親寄去200元,使兩位老人渡過了難關。他相信朱德要走的路和做的事是正確的,是值得他盡心竭力來支持的。

                                      严于律己 

                                      杜春蘭緊張地擺手,說自己不冷,但看着首長真誠的目光,杜春蘭最終穿上了大衣。回來后,他想歸還軍衣,不料朱德已經離開村子上了前線。此後,朱德的軍大衣一直伴隨在杜春蘭的身邊,隨着他南征北戰、出生入死。

                                      衝鋒陷陣在危急時刻,朱德也是不顧個人安危,衝鋒陷陣。

                                      祝壽會這天,朱德不斷向人們打着招呼,熱情地把村裡幾個年紀最大的老大爺、老大娘請來坐在正面的羅圈椅上,自己則坐在一條長板凳上。

                                      今天,12月1日是朱德诞辰133周年纪念日  

                                      於是,朱總司令就開始自己種菜。6月初的一天,朱總司令叫警衛員小胡買來了菜籽,又從老鄉那裡借來了一張木犁,套上騾子,在駐地牆外的一塊空地上親自扶犁耕作了起來。

                                      愛兵愛民的他遇事以身作則一生嚴於律己今日,緬懷!

                                      1938年冬天,是太行山數年來最寒冷的冬天。八路軍總部遷到了山西省潞城縣北村。村裡游擊隊交通員是一個活躍的年輕人,名叫杜春蘭,朱德有時邀請他同場打球,還常常派他送個信,做些跑腿的事。

                                      8月20日,朱德率紅四軍攻下漳平縣城後向大田縣進軍,進駐象湖鎮楊美村休整。當時楊美村只有十幾戶人家,由於地處崇山峻岭,交通不便、信息不暢,紅軍攻打漳平時,城裡一批土豪劣紳曾逃到這裏,散布謠言,造謠誣衊紅軍在縣城殺人放火。老百姓「談兵色變」,紅軍還未進村,許多鄉親就紛紛逃往村外。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元勋朱德的一生功勋卓著他是伟大的元帅声名显赫但同时又是“普通的士兵”艰苦朴素、平易近人下面就让我们通过几个故事感受朱德元帅的崇高品德和精神风范爱民爱兵  

                                      是總司令卻「身無分文」在八路軍太行紀念館的展廳里,陳列着一封抗戰初期朱德在太行山區寫給家鄉好友的信。

                                      的確,朱德並非以模範黨員自居,而是想用「模範」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做模範黨員,當黨員模範,是朱德仰望的精神高地!

                                        

                                      與齡老弟:我們抗戰數月,頗有興趣。日寇雖佔領我們許多地方,但是我們又去收復了許多名城,一直深入到敵人後方北平區域去,日夜不停地與日寇打仗,都天天得到大大小小的勝利,差堪告訴你們。昨鄧輝林、許明揚、劉萬方等隨四十一軍來晉,已到我處,談及家鄉好友,從此話中知道好友行跡,甚為暢快。更述及我家中近況頗為寥落,亦破產時代之常事,我亦不能再顧及他們。唯家中有兩位母親,生我養我的均在,均已八十,尚康健。但因年荒,今歲乏食,恐不能度過此年,又不能告貸。我十數年來實無一錢,即使將來亦如是。我以好友關係向你募貳佰元中幣,速寄家中朱理書(朱德二哥之子——作者注)收。此款我亦不能還你,請作捐助吧。我又函南溪兄(寄)貳佰元,恐亦靠不住,望你做到復我。此候

                                      一封留款信在福建省漳平市象湖鎮楊美村「朱德率紅四軍出擊閩中紀念館」中有一座昔日的蘇氏祠堂——「榮福堂」,「榮福堂」左邊輔厝第二間的內牆上,有幾個字格外引人注目,內容如下:

                                      一件軍大衣在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里,陳列着一件朱德在抗戰時期穿過的黃呢軍大衣,它是由抗日根據地的一位游擊隊員珍藏並無償捐贈的。

                                      1937年11月,朱德老師的兒子鄧輝林從四川隨抗日部隊來到洪洞縣八路軍總部看望朱德,告訴他四川老家儀隴正逢旱災,家裡人生活異常艱難。然而,身為八路軍總司令的朱德卻苦於身無分文,於是在11月29日,他給四川的兒時好友、同學戴與齡寫去一封信:

                                        

                                      紅軍1929年夏,正是國民黨軍隊調集福建、江西、廣東三省軍隊對閩西蘇區與紅四軍展開「會剿」之時。朱德奉命率紅四軍二、三縱隊開赴漳平。

                                      老闆:你不在家,你的米我買了廿六斤,大洋二元,大洋在觀泗老闆手禮(里)。

                                      作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主要締造者之一

                                      為了購買糧食,戰士們跑遍全村,在一間陰暗的屋裡尋到一位身殘體弱的老漢蘇觀泗。一位紅軍戰士和氣地詢問他是否有米賣,老人嚇得只是搖頭,什麼話也不說。

                                      200元難倒了總司令,說八路軍總司令沒錢誰相信?但事實的確如此。

                                      紅軍戰士在為主人留下充足的口糧后,從米缸中稱了26斤大米,並請蘇觀泗老人轉交米款二元大洋給不在家中的蘇和。臨行前,紅軍戰士在蘇和家存放大米的房中寫下了一封珍貴的「留款信」。

                                      警衛二連連長丁先德看到后,心想,朱總司令為全軍的大事日夜操勞,還親自扶犁耕地,心裏過意不去,就再三懇求說:「總司令,我來犁吧!」總司令說:「我自己會犁。」丁連長還是不斷懇求,朱總司令微笑着說:「小丁呀,你不曉得吧,耕地、種菜,我都是內行呦!」說完,朱總司令堅持自己把地給犁完了。

                                      當時,鄉親們執意要送給他賀禮,朱德推辭不掉,最後只同意接受一面「模範黨員」的錦旗,這面錦旗成為他唯一收下的生日禮物,他十分誠懇地說:「我一生別無所求,但願做一個自自然然的共產黨員。」

                                      只要一面「模範黨員」的錦旗1939年12月,適逢朱德54(虛)歲壽辰。敵後根據地軍民決意開一個軍民聯歡會來慶賀其壽辰,以此宣傳德高望重的朱總司令,宣傳英勇抗戰的八路軍。於是,在這種情況下,一向反對為自己祝壽的朱德只能同意,但在他的要求下,慶祝規模一再壓縮,只在總部內開了個小型慶祝會。

                                      原標題:朱德誕辰丨200元難住了總司令,真相令人肅然起敬……

                                      帶頭種菜1933年,紅軍的部隊短期休整期間,很多同志因長期吃不到蔬菜,患了夜盲症,唯有多吃蔬菜才是治好這種病的最佳方法。

                                      「千萬馬虎不得嘍!」朱德說著走到桌前拿出一封信交給了他。杜春蘭將信往懷裡一揣,拔腿就準備往外跑。就在這時,朱德又叫住了他,過去拍拍他的肩膀,又捏了捏他的衣服,說:「小鬼,穿得這樣單薄,一定很冷!」說著就把自己身上的黃呢軍大衣脫下來披到了他的身上。

                                      毛澤東說你是總司令,子彈又不長眼睛,安全問題還得考慮。朱德當時就說,敵人的子彈不會打中我朱德的,敵人怕我,子彈也怕我,子彈碰見我朱德就拐着走了。他這麼一說,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一個風雪交加的寒夜,杜春蘭接到通知,讓他速到總部。到了朱德住的農家小院的屋內,杜春蘭接到了一個重要任務,連夜到普頭村,找到特務連的歐致富連長,把一封很重要的信交給他。

                                      在遵義會議之後的土城戰役中,由於情報的不準確,對敵方實力估計不足,紅軍遭遇了強大的攻擊,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朱德提出親自上前線指揮戰鬥。毛澤東遲遲下不了決心,朱德說不要考慮我的個人安危。

                                      1936年10月,紅二、四方面軍在甘肅會寧、靜寧地區,與紅一方面軍勝利會師。朱德在長征中三過草地,走了40天,在泥濘的草灘上露宿,吃樹皮、食草根,歷盡千辛萬苦。圖為到達陝北時的朱德。

                                      以身作则  

                                      有的戰士發問,為什麼總司令那麼辛苦,還要親自種菜?警衛員小胡答道,總司令說:「要解決吃菜問題,就得自己種啊,幹什麼事,領導要帶頭,領導一帶頭,大家就會跟着做。」

                                        

                                      朱德的親自指揮,最終確保紅軍順利脫險。土城戰役是中央紅軍在長征途中的關鍵時刻打破國民黨軍的圍追堵截,變被動為主動的一次重要戰役。

                                      這時,朱德微笑着走進來,耐心向老人解釋紅軍是專門打土豪劣紳的隊伍,宣傳紅軍買賣公平的紀律,並請老人幫忙購糧。老人這才鬆了一口氣,帶着紅軍戰士來到蘇振遠的爺爺蘇和家中。

                                      今日关键词:漫威关闭电视部门